<th id="xrhn9"></th>
<span id="xrhn9"></span>
<strike id="xrhn9"><dl id="xrhn9"><ruby id="xrhn9"></ruby></dl></strike><strike id="xrhn9"></strike><span id="xrhn9"><dl id="xrhn9"><ruby id="xrhn9"></ruby></dl></span><span id="xrhn9"><video id="xrhn9"></video></span>
<strike id="xrhn9"><dl id="xrhn9"></dl></strike>
<strike id="xrhn9"></strike>

春節假期已過,上班模式不知不覺已經開啟三天,在這幾天的見聞中,我聽到最多是的“抱怨”,抱怨春節假期太短、抱怨春節假期沒有休息好……總之就是不想上班。

的確,春節假期休息這么長時間,突然一下就要回到生活最殘酷的現實,所以每個人都有各種的不適應,這個適應的過程可能要持續到1-2周。

我也有同樣的狀態,我在春節假期沒開啟之前就已經提前休息了,我先回河南老家走了走親戚,又到鄭州、開封、周口等城市轉了一圈,春節的時候去北京、上海玩了幾天,所以相對來說我玩的更加瘋狂,用我領導的話說“春節假期其他人都值班了,就你沒值班!”

開封府(張永田攝)

天下第一名剎(張永田攝)

周口收費站(張永田攝)

所以,我和我們從今天開始都要好好上班了,開年第一篇稿子我就寫寫我這次回家的見聞吧。

NO.1

我對我的家鄉有一種很復雜的感情,總結四個字就是“又愛又恨”!

“愛”的是對家鄉的那種苛求與期盼,希望家鄉有很好的發展;“恨”的是家鄉的人像“井底之蛙”愚昧無知。

十幾年來每次回到家鄉(包括村莊、鄉鎮、縣城)給我的感覺沒有任何變化,唯一讓我察覺到有變化的是村里的人越來越少了。

毫不夸張的說,我每次回家鄉的感覺就像看一部魯迅的小說,家家都是殘垣斷壁毫無生機。

因為我家里沒有老人也沒有房子,所以每次回家都是去我外婆家,外婆已經快80歲,好在身體很好,還能干活,有時候和一群老太太組團給別人撕撕頭發賺錢,一天下來就給5塊錢。

姑姑家的羊

姑姑家的鴿子

我們每次聊天都是這樣安慰自己和外婆:“賺錢多少無所謂,主要是有人陪外婆聊聊天,不然一個人會很寂寞?!?/p>

因為我們大家都知道,村里的人越來越少,剩下的都是老弱病殘,有時候整個村子就沒幾個人。

我外婆說的一句話對我感觸很深,她說“你們能回來就是好,家里熱鬧了很多,平時這一條巷子就我一個人,連個說話的也沒有?!?/p>

我外公、外婆,外公已經不在了

我聽到這里,腦子里突然跳出的畫面是:一個近80歲的老太太,每天一個人守護村莊,守望村口的馬路,希望子女們能夠突然出現在村口的馬路上,這是多么的孤獨與凄涼,又是多么的現實與悲壯,這就是真實生活的現狀,誰也也發改變。

NO.2

舅舅家的孩子已經18歲,按照我們當地的習俗這個年紀已經可以結婚生子。

所以,舅舅的孩子這次回家主要的目的就是相親。

在回家之前,我舅舅就大張旗鼓的給村里的親戚、媒婆打電話,說“我兒子要回家相親了,給安排幾個姑娘見見?!?/p>

這樣的場面在我們農村相當壯觀,幾十個小伙子排隊只為看一個姑娘,我鄰居家的小姑娘16歲相親的時候,一天最多見了9場,我家就安排了一場,一場見了3個小伙子。

農村相親現場

那時候在農村就已經很凸顯“男多女少”,所以結婚時聘禮越來越高。

老家人雖然思想落后,但是知道“物以稀為貴”的道理,一個姑娘最高能“賣”出去50多萬,我姨家的兒子取了個老婆就花了33萬,還是個“跛”的。

在老家有這樣一種思想,家里可以沒有錢,但絕對不能沒有老婆,更不能沒有兒子,所以不管女方長的怎么樣,花多少錢,總是要娶一個老婆。

我舅舅就是抱著這樣一種態度給他兒子安排相親,儼然一副即將要做公公的喜悅。

媒婆帶著一位男子去相親

但是,現實總是那么殘酷,回來后找了很多媒婆安排十里八村的姑娘相親,結果見了兩個姑娘不是有點呆呆的就是有點傻傻的。

我舅舅質問媒婆“安的什么心?我兒子那么好看、那么機靈怎么安排這樣的姑娘相親?”

媒婆說:“有這樣的姑娘給你們看看就已經很不錯了,好的姑娘都出去打工了,自然而然就嫁在外面不回來了,你看看你們村就兩個姑娘在家,還是腦子(智商)有點問題?!?/p>

我舅舅也被這樣的現實折服了,給他兒子商量“不然這樣吧,你先去學個手藝,有了手藝就好找媳婦了,搞不好咱也能在城里取個老婆?!?/p>

NO.3

雖然生我養我的老家已經沒有老人和房子,但還是要回家看看的。

在回家的路上,我都沒敢開車,不然村里的人會說你太顯擺。

還有就是,雖然我不抽煙,但是口袋里一定要裝著煙,見了人就要讓煙給他們抽,他們接不接、抽不抽是他們的事兒,如果你不讓事情就大了,整個村里就會散播你人品不行,回家一趟連枝煙都沒抽上。

我家在我們村的中心,絕對的CBD位置,在村里唯一橫豎兩條街道交叉口的東南角,因為房子老舊在兩年前就已經坍塌,現在就剩裸露的地基供村里人停車或曬太陽用。

我的破家

村里的男女老少沒事兒的時候就喜歡站在空曠的大街上曬太陽、嚼舌頭,東家長、李家短、誰家兒媳婦不孝順、誰家兒子沒有用……這里是最好的信息收集站和傳播站,這也是我十分討厭的地方。

我步行走到十字街,正式開啟讓煙、寒暄模式,先是親切的問候一番,緊接著就上正題:我家房子的問題。

我爸爸看著我們祖宅的背影

前面我也說過,我家祖宅的位置在我村里的正中心,由于年久失修已經坍塌,現在就剩下斷垣殘壁的墻體和裸露在外面的地基,村里幾個“德高望重”的人說我們家的房子這個樣子影響村里的形象,破壞村里的風水。

他們還會說“你在外面賺那么多錢,花點錢把家里的房子蓋蓋,蓋上三間大瓦房總比這樣好看?!?/p>

我告訴他們我在外面有房子,難得回家一趟,回來一趟也就是看看,他們總是說你爸爸媽媽也要住的,人老了總要落葉歸根……

這輛車停在我們家坍塌的房子位置

我考慮的問題是,我父母現在和我在無錫一起住,平時也是一年或幾年回家一趟,現在蓋了房子兩年沒人住就又舊了,等我爸爸媽媽不能上班想回老家的時候再蓋。

我在村里串了幾家直系的親戚,問的問題幾乎都是一樣“你家的房子什么時候蓋?”所有的問題真的和他們很難溝通,出于尊敬我只能“嗯嗯”的答應著。

NO.4

好不容易回一趟老家,怎能少的了同學聚會。

現在的同學聚會相互攀比已經成為一種風氣,我把這種風氣稱之為“裝逼、吹牛藝術”,如何把裝逼、吹牛含蓄的、低調的、又不失風度的展現出來,真的是一門很深的學問。

我在家參加了兩個同學聚會,兩個同學聚會都非常有意思,人不多,也就10來個人,有的經常聯系,有的多少年不聯系一次。

這些同學一見面先是相互吹捧一下,”聽說你最近不錯,賺了不少錢“、”聽說你換了一輛車“……

相互吹捧完后就開始顯擺自己了,趁大家都把目光注意在一個人身上的時候,這個人會把車鑰匙從口袋里拿出,放在大家都能看到的地方,于是圍繞車子的話題至少討論10幾分鐘。

還有些女同學開始炫耀自己,稱”今年沒怎么上班,到處旅游,去了普吉島、巴厘島、英國……“

有的實在沒什么可以吹,開始把孩子拿出來比較,”我女兒今年考了一個全校第一“、”我兒子也不錯,被評上優秀干部“……

我向來是個低調的人,參加任何聚會都是只聽不講,往往這種舉動會被同學稱為裝,也會引起大家的關注。

我個人認為他們都用諷刺的口吻問我”今年怎么樣?“、”賺了多少錢?“、”做什么行業?“、”有沒有生二胎?“……

我就如是的介紹了下自己的真實情況,竟然發現他們對微信公眾號和大V一竅不通,對房地產也僅存在能買不能買的認知上,所以在聊天上并沒有產生多大的火花,反倒經常出入在花天酒地場合的同學更受大家的歡迎。

也許我就是那么的無趣。

NO.5

也許是職業病,回到家對縣城和市里的房地產進行了一次調研,發現家里人對房地產的認知只存在居住上,什么是炒房完全不理解。

縣里的售樓處倒是很接地氣,簡易的沙盤擺放在售樓處中央,幾個置業顧問對來訪的客戶我沒有那么熱情。

打聽了一下房價、客戶群體和去化情況,我們縣城房價在3000元/平左右,這也是經歷過一波上漲后的最紅價格。

縣城的一家售樓處

客戶群體主要來自全縣的各個村莊,每個售樓處里會有專門的人到各個村莊里宣傳,有些人為了生活、顯擺、改善居住環境會進縣城買房,但是從成交情況來看,來買房的人并不多。

用一個置業顧問的話說”這里有點半死不活?!?/p>

我去市里轉了一下,也同樣如此,全市沒有一個像樣的開發商,都是本土的小開發商,市里的房價在4000-7000元/平之間,有些高端豪宅的價格在8000-9000元/平左右。

來源:網絡

在那樣的四五線城市,似乎沒有二手房的生存環境,開車轉了幾圈沒發現一個房產中介,問了下市里的置業顧問,他們稱”房子就像老婆,別人用過了就不值錢了,所以二手房在這里沒有市場?!?/p>

我在回鄉之前,我一直心心念念的想在我們市里買套房子,一是為了投資,二是為了老了落葉歸根有地方住,但是經過這次回鄉行之后,我并不看好四五線城市的房地產市場,所以我就放棄了回鄉置業的打算。

NO.6

返回無錫時,我車后備箱里和網上流傳的基本一樣,塞滿了花生、大米、蓮藕、香油、母雞、大棗……

回來時,我對老家還是有點戀戀不舍的。

以上,就是我回鄉的一些見聞!

在线看片无码永久av,中文精品久久久久国产网址,92国产精品午夜福利,三级无码在钱av无码在钱